搜尋此網誌

網誌存檔

2010年4月10日 星期六

把桿與我

我其實是非常深愛著把桿的!

這當然是因為我目前在把桿組合時,可以做得比較輕鬆自在:而瑞穗老師也多次強調過把桿的練習一定要紮實,要下苦功,因為這對妳在中間會有幫助的原因。
雖然,學芭蕾學得越久,我發現因為我的身高太高的緣故,如果在主力腿能力不夠、中段不夠強壯、上半身不夠挺拔的情況下,把桿反而會讓我的上半身傾斜,二位手變形(因為妳在不穩的時候,會下意識地去握把桿,重心會往把桿偏移),失去了雙肩的水平。

之前,我常常嚷著我要抱著把桿終老!
可是,我變‧心‧了!

因為我後來終於明白了:跟我最久的,只會是我自己!
所以我開始想要跟我自己的身體天長地久......

在2010年04月08日的清晨爬出被窩,補《關於~最近兩堂的基礎入門課》的筆記,寫完「在舞藝我已經不記得多少次,因為一下子忘記控制我的腿的『低』度,所以常踢到把桿,而舞藝的活動把桿是金屬的,所以它會完全不合作地發出『匡~~~啷~~~~~』的抱怨聲,請注意喔!那個『匡啷』不是『匡啷』而是有回音不斷迴響的『匡~~~~啷~~~~~~~~』......」之後再出門去上課,果然,在這天的芭蕾入門課,更悲慘的事就發生了......

以下,是我在臉書對這件悲慘事件的的紀錄及討論......

Tiffany Huang 的塗鴉牆:
今天在舞藝又撞到把桿了!更慘的是,那是已經收在後面排好的三根把桿,妳可以想像那個情況有多慘烈,根本就是此起彼落的「匡~~~~匡~~~~啷~~~~~啷~~~~~!!!!!!」(奇怪的是,除了我自己以外,今天竟然沒有人笑耶?!~_~")
星期四 19:15

張慧玲 哇哈哈 ....怎麼那麼慘阿.....阿我知道了匡 一聲就消一次災....
星期四 19:29

Tiffany Huang 對呀!就把它當成敲廟裡的鐘好了!哈哈哈哈~
星期四 19:47

張慧玲 哈哈哈 寺廟的鐘...妳還真會想耶...
星期四 19:53

Tiffany Huang 那個回聲很像呀!

唉~
三根一起響,真的很大聲耶!
星期四 19:54

張慧玲 妳......我的笑聲 讓我兒子都跑出來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....哈哈哈 ....
星期四 19:56

Tiffany Huang 真的很大聲!!!!
今天是我在舞藝撞到把桿的歷史紀錄中,最大聲的一次!而且還是做中間練習的慢板時,腳先踢到,然後勾到把桿,所以弄出的聲音絕對是驚天地泣鬼神呀.....XD

學姐~妳兒子很帥耶!呵呵~
星期四 21:02

林盈吟 哈哈可以想像~~好大聲!!
星期四 21:16

堤上柳 哈哈,一根把已經超大聲啦,三根把,嘖嘖嘖,金氏紀錄登記了嗎?
星期四 21:19

Tiffany Huang 最神奇的,大家都回頭看,然後表情漠然地轉回去繼續做,沒有一個人笑,除了我自己,難道她們今天都發願救救老殘窮嗎?!
星期四 21:24

林盈吟 要是我鐵定會跟著你大笑的~~~哈哈哈哈!
星期四 21:25

Tiffany Huang 妳不會!因為溫老師沒有笑!
星期四 21:27

林盈吟 我會~~光想像就覺得很好笑....原來你是上溫老師的課阿!!那還真有點糗!!
星期四 21:30

Tiffany Huang 為什麼會糗?
更糗的事我都幹過......

今天還有別的呢!
這個沒差啊....XDDD
星期四 21:51

為了大家如果在吃東西或喝東西的時候,邊看我的筆記,邊可以把口中的食物或飲料噴出來,我決定把我更糗的事公開......

張慧玲 妳真的好可愛 每次都逗的我哈哈大笑
星期五 22:03

Tiffany Huang 我很笨啦!

今天看到賣安全帽的,就想到......
我昨天不只腳踢到把桿,我還一頭撞在把桿上(媽唷!真是超痛的!)!!!(註一)

學姐應該是很想笑又不忍心笑吧!還勸我要戴安全帽.....
哈哈哈哈哈~
星期五 22:08

張慧玲 我看你戴鋼盔好啦...哈哈哈 對不起 我又被妳逗笑了...哇哈哈哈
星期五 22:18

Tiffany Huang 鋼盔太重了,我已經做不到留頭轉頭了,戴上去更轉不動了T____T

沒關係,學姐妳就大聲的笑吧!因為我也覺得自己很好笑耶!想起來就要笑兩下.......
星期五 22:20



結論:臭把桿,我恨你......~>"<~


註一、A教室前門的固定把桿,因為把桿到中間練習之前有一小段讓我們休息的空檔,於是我坐在門口的地上,固定把桿的下方,然後一轉身抬頭,就撞個正著....XD

2010年4月8日 星期四

昨天在看的影片

我很喜歡Polina Semionova,也還蠻喜歡現代芭蕾。
因為找Polina Semionova的影片,而找到Staatsballett Berlin的CARAVAGGIO,所以我想跟妳一起分享!

Staatsballett Berlin: CARAVAGGIO


Caravaggio - Mauro Bigonzetti - Saint Matthew and the angel


Caravaggio - Vladimir Malakhov and Polina Semionova


Caravaggio - Vladimir Malakhov and Leonard Jakovina


Staatsballett Berlin - Caravaggio Impressionen


Staatsballett Berlin Mikhail Kaniskin and Elisa Carrillo Cabrera - Kazimir's Colours - Tokyo 2009


Almost Life at Staatsballett Berlin


有空再來找Staatsballett Berlin的相關資料......

2010年4月7日 星期三

關於~最近兩堂的基礎入門課

2010年04月02日
妮媽一大早就打電話過來閒聊,所以我錯過了往常的那班火車,卻在命運冥冥的安排下,在自強號上碰到了菊小芬。
她,也要去62上課,第一堂體驗課。
我很久很久沒有跟菊小芬一起上課了,所以,我真的很開心!
可是,又不免小小地擔心著......

這是第一次在62跟10位同學一起上課耶!(共有11名學生,應該沒記錯吧?)
因為有新同學的緣故,所以澤馨老師給的組合較前幾堂來得簡單。(所以大家不要看了我之前的筆記,就覺得老師怎麼給那麼難!因為前幾次的班上都是學了一段時間的舊同學,所以老師自然會給教過的動作與組合,也就是說:老師會根據班上大多數學生的程度,來給適合的內容。)

儘管如此,我們在這堂課上,還是學了新動作。
新動作就是Assemblé!
(妳一定會說:T大嬸,「妳真的是老人家了!妳也太健忘了,妳不是早就學過Assemblé了嗎?妳還常常在「那個誰」老師給的把桿小跳及流動中做到Assemblé呀!妳怎麼會說這是新動作呢?」)

~_~"
真的是新動作咩!
因為雖然學了那麼久的芭蕾,卻從來沒有一位老師,從把桿開始,教我怎麼做前後的Assemblé呀!

Assemblé的動作要點,從第一年的學習紀錄開始到現在,我真的記不得寫過多少遍了,所以我不打算幫各位找出來了,因為我可以跟妳分享我的學習,但我沒有責任及義務去幫妳學習,也就是說:在我這段血淚的芭蕾學習過程中,我可以很大方地與妳分享我消化吸收了老師的話後的心得、遇到困難去尋求的解答、經過不同階段對我自己的身體而有的認識與體會......,但並不是看了我寫的這些,或者從我寫的這些得到啟發之後,妳就馬上可以學會我記過的某些動作,或者旁腿舉到超過120度......,就像我在上第二堂溫老師的課時,溫老師在下課時跟我說的一樣「很多東西用眼睛去看是不行的,因為頭腦接受的會與身體表現出來的不同」(哇哩咧!就說老師有講我就有在聽吧!都多久以前說過的話,我可是還記得清清楚楚柳~),所以,不要以為光看芭蕾影片就會跳芭蕾,快去努力練妳的身體吧~_~"

說回前後的Assemblé。
因為要讓新同學瞭解這個動作,所以澤馨老師把動作分解得很細,並很詳細的講解,在澤馨老師開始用慢動作分解Assemblé示範給我們大家看時,我也雙手扶著把桿在後面跟著做,可是我的臂力不夠,也沒能力控制自己把常在做的Assemblé像老師那般拆解,所以我就突然雙腳卡住,做了一個Cabriole!

我當時馬上就發現了,除了偷笑之外,還來不及趕緊裝得若無其事地張望一下,看看老師會不會沒看到......
沒想到,有著一雙美麗深邃迷人眼睛的澤馨老師,目光竟是如此地犀利呀!
冷不防地,在我還來不及轉頭偷瞄的同時,已滿臉帶著笑地說:「唔~唔~是做Assemblé,不是做Cabriole喔!」
從老師的語氣裡,可以感覺得到老師是用開玩笑的方式在說,因為感覺得出來她曉得我是「不小心」、「偶爾」「肢體殘障」,所以才做錯的,可是還是感覺得到咻咻咻的三顆子彈齊發,不偏不倚地射中腦袋、心臟及那隻停在外面的右腳呀!雖然已經記不得從何時開始,我早就是滿身彈孔的靶紙,但被打槍了還是很想吐血呀....xd(以上,請參考以往筆記中的「溫老師打靶紀錄」-因為一段文字只能貼一個連結,所以其他多篇,請各位自行查找,謝謝!)

我很喜歡這堂課的氣氛!
雖然,一整堂課裡,我真的非常心驚膽跳,動不動就要回頭望一望菊小芬的狀況是否OK?

下課(什麼?!已經寫到下課了?!T大嬸~妳忘了寫課堂重點了呀! ~_~" 我沒忘,我要最後寫,不行喔....XD)的時候,有一位很開朗的同學(對!我很沒禮貌,雖然跟人家交談了,卻沒有問對方的名字,不過,她真的很可愛!呵呵~)跟我們一起離開,當我說要回去接小孩,她嚇了一跳說:「什麼?小孩?妳結婚了喔?」,我笑笑地回答:「對呀!我們都結婚了,我有兩個小孩,她(菊小芬)也(將會)有兩個小孩,所以她現在是兩個人!」,妹妹一臉大驚地說:「蛤~我還以為妳是大學生咧!」

可惜「靚妹~我不做大學生已經很久」的那套已在前面的筆記用過了!(大半夜的,要我離開溫暖的被窩,哆嗦地窩在這裡補筆記已經夠不人道的了,我現在只想快點寫完,不想再去前面翻出來了,所以請各位自行查找......)
所以,只能解釋:妳不曉得現在大學生都生小孩了嗎?所以才會有個電視節目叫「大學生了沒?!」呀!
沒關係!這不是重點!

重點是......
啊~她真是個美麗、可愛、有氣質又善良的妹妹呀!!!!
(關於「她媽媽把她生得真好!」「她們家教有多好!」的那些讚美之辭,請各位去那篇有一位小妹妹在周一的芭蕾入門課,叫我姐姐並問我那堂課可不可以穿硬鞋的筆記!)

2010年04月06日
因為班上有兩位新同學,所以澤馨老師給的進度並不是太快,動作不算複雜,速度也不快。
儘管如此,老師還是在這堂課裡給了Brisé!

就說我不只怕frappé咩,我也超怕Brisé好不好>"<

當老師說:「我們今天要學的新動作是Brisé時!」,我馬上就無意識地倒吸一口冷氣露出了恐懼的神情,可是我卻剛好看到澤馨老師正從鏡子瞄著我,她美麗的臉龐帶著「是的!我知道!我知道妳很怕Brisé」的表情,然後是帶著笑的「不用怕!因為我會慢慢教妳!」的表情!

每次看到老師鼓勵的笑,我就會覺得比較穩定,但當時,我真的冷汗都快滴下來了,因為......
更可怕的是.......
我有點..............(有這麼多的點,還可以加上前面那麼多的點)懷疑,非常忙碌的澤馨老師好像有看我的筆記?!

因為我前幾篇筆記裡才寫到對Brisé這個動作的疑問,及字裡行間流露出我的害怕,澤馨老師的表情,讓我覺得,她是看過了,所以非常知曉......

Brisé(往前)這個動作的做法:動作腿在後五位,擦地往前的同時,主力腿深蹲後躍起,在空中兩腿的內側肌夾緊(因此會變成主力腿打擊動作腿後側的感覺),因為夾緊的力量會造成彈開,所以彈開的同時,在空中換腿(也就是把主力腿換到前五位),夾緊落地,便又回復到一開始的位置了。

Brisé只有做往前與往後!

因為我的腿型的緣故,所以我必須將我的內側肌以交叉的方式夾緊,也就是說,我的雙腿膝蓋以下已經完全交叉成剪刀狀了,否則我在空中一夾緊的時候,先撞擊到的,是我的膝蓋與腳踝,相信我,媽媽咪呀!那真的很痛T___T

澤馨老師說:先學會動作的正確做法,學會了怎麼做之後,只要練就能做到了!
(我非常非常贊同老師說的話!!)

在雙手扶把複習Cabriole的時候,老師巡過了我的身邊,提醒了一句「跳高一點!」,因為當我已經學會這個動作後,我應該要開始練習怎麼把動作做得好,做得完整!老師一說,我就馬上改進,然後,「ㄉㄨㄤ~」的一聲,我的大腿整個撞上把桿....XD
老實說:我是真的蠻怕雙手扶把做一些動作的!
在舞藝我已經不記得多少次,因為一下子忘記控制我的腿的「低」度,所以常踢到把桿,而舞藝的活動把桿是金屬的,所以它會完全不合作地發出「匡~~~啷~~~~~」的抱怨聲,請注意喔!那個「匡啷」不是「匡啷」而是有回音不斷迴響的「匡~~~~啷~~~~~~~~」,除了教室會響起一片同學們毫無同情心的爆笑聲外,老師還會像抓殺人兇手那般喊著:「誰?是誰?(說!是不是妳?!人是不是妳殺的?!)」
幸好!62的把桿是木質的,雖然比較痛,可是還好不會被別人發現^^

澤馨老師說,一開始學(芭蕾)的時候,可以試著先記住一兩個(課堂上教到的)動作,然後回家練習,慢慢的,每次兩個兩個這樣地累積,就會累積起來一定的數量。

基礎入門課的中間練習,目前已經開始教Grand pirouette en dedans in attitude derrière了,週五的進度更進到Grand pirouette en dedans in 1st arabesque,不過,不要緊張,澤馨老師不是讓我們還沒學會就這樣像竹蜻蜓一樣甩著飛上天去,而是把動作教清楚,先平腳轉,或半踮轉,先把重心找到來,此外,她還訓練我們找頭的方向,attitude轉spot的點是在鏡子,而arabesque則是在第二與第八方位。

怎麼做arabesque?
請妳去問妳的芭蕾老師,我這裡要說一個瑞穗老師強調過的重點:妳前面的手,是指在妳鼻尖的位置,而妳後面的腳,是對著妳後腦勺的包包頭,妳的重心是在主力腿的前腳掌。

此外,澤馨老師強調了一個重點,就是:無論是attitude還是arabesque,妳的主力腿都千萬不能彎曲,一定要打直來!

這讓我想到下圖的抬燈。

這種抬燈有兩個臂,共三個螺絲,讓妳調整抬燈的高度與角度。
因為燈罩及燈是有重量的,如果任何一個螺絲鬆了,那燈就有可能蓋到桌面上了。
兩個臂中間的那顆螺絲,我把它想成我的膝蓋(我當然是說把抬燈的兩個臂完全打直的狀態)......
如果螺絲鬆了一點點,那燈的角度及高度就會有變化,也就是說,原本均衡的重心必定產生了偏移。
引申來說,妳在空中的動作腿,要是帶著一點點重心,而妳的主力腿力量不夠,自然妳就會不穩了!

最後,還要記一點點花絮......
Letitia說:「TiFFanY,妳跳舞好像小朋友喔XD 好可愛♥ 」
TiFFanY說:「我跳舞很像小朋友嗎?還是跳到一半瞄到澤馨老師在偷看我,我就緊張得變成小朋友?哈哈~」
Letitia說:「是因為你在center跳完,都會"衝"回教室後面害羞XD 」
TiFFanY說:「我在center跳完,不是衝到教室後面害羞,而是飛也似地逃離現場呀!哈哈哈哈哈~」

不過,最可愛的是澤馨老師吧?!
她知道我一站到第一排就會超緊張,所以就算她在看我的動作,都假裝沒在看,用偷瞄的;而我常常動作做到一半,會偷瞄老師有沒有在看我,老師一跟我的目光相接觸,就會趕快假裝看別的地方......
澤馨老師那個俏皮的樣子,真的好好笑,也好可愛喔!呵呵~

2010年4月6日 星期二

我很賤的後記

寫了那篇我很賤之後,一些朋友在臉書的網誌裡回應。

我最喜歡的回應是我的老朋友阿妮塔。

她說:「哎呀 你跟老盧是不是有問題啦 (三八阿姑上身) ㄎㄎㄎㄎㄎ...」
Tiffany Huang說:「有耶!有很大的問題!我四十就如同金錢豹,而他鞭長莫及......Xd」(註一)
阿妮塔說:「厚 你怎麼不這樣回阿姑啊???」
Tiffany Huang說:「因為我爸也在餐桌上~_~"」

好吧!
雖然被朋友虧說:「一個八卦嬸的故事,能讓妳足足寫了1700左右字數,可見妳的文筆功力挺強的!」
但那篇明明就不只是寫一個八卦嬸而已。>"<(滾回去讀《國民小學國語課本第八冊》啦!)

若真是要說這世間的八婆,還真是用一個部落格也寫不完,所以,我打算用底下這些文字做一個了結。

在芭蕾課堂上,我是小朋友。
所以我沒有想那麼多,也不願意去想那麼多。
只要瑞穗老師跟澤馨老師說我做得很好,或者做對了,我就很心滿意足。

而我的心願只是:讓我敬愛的老師,不會因為教出我這樣的學生而感到丟臉。

至於同學,本來就是要互相欣賞與學習的,看到別人跳得好,就要想辦法學習別人為什麼跳得好,看到別人做得到,就要檢討自己為什麼做不到......所以,我常常在教室裡觀察別人的動作。(這個之前提到過了,關於雅玲老師、科班生等等的觀察,請各位到前面去找!)

可是,有的人去教室卻不是這樣的。

前幾天,我去送小朋友上學,碰到我小學美術老師的老婆(她也是小學老師),雖然我們真的不熟,但我每次碰到她,都會跟她打招呼。

那天,她有空,所以跟我聊了起來,突然問到我是不是每天都跟著某位我的小學老師(雖然她是在我畢業的小學任教,但我並沒有被她教過。)去台北學跳舞?
我馬上一臉惶恐!
我發誓,我當時的第一個想法:「哇哩勒!我的部落格沒有這麼多人看吧?!她是怎麼知道我去台北學跳舞的事?!」

說實話,我真的很怕讓人知道我在學芭蕾!(包括我家鄰居、學校老師、親戚朋友,同事客戶......)

當妮媽跟別人說我在學芭蕾時,我總是會特別生氣。
因為我已經不只一次,在她的朋友們回應著說:「那不是跟xx老師(這位「(曾在)我(畢業)的小學(任教的)老師」)一樣(幾十歲了,還)在學芭蕾嗎?」
看到她們,在提到那位老師。在。學。芭。蕾。時,臉上是帶著一抹鄙夷的嘲笑。

我不喜歡那樣的揶揄及輕視的神情!

看到我的驚恐,她趕快解釋,是那位「(曾在)我(畢業)的小學(任教的)老師」告訴她的。
然後,她還順道提到妮媽是不是跟我去上過一次課?
並語帶同情地要我有空要多陪陪媽媽,常帶媽媽出來走走......
(好吧!這會兒,這位「(曾在)我(畢業)的小學(任教的)老師」連我媽把她當朋友說的那些不開心的私事,她也到處跟人說了~_~")

最後,她還提到她聽說我在教室裡認識很多人......

妮媽曾經罵過我:「妳到底是去學舞,還是去交朋友的?」

我想,我可以很自傲地說:我在教室裡上課是非常認真的。
我從來也不是為了讓自己表現得人面很廣,而想盡辦法去認識別人,我最多只是很有元氣地跟大家打招呼,做到最基本的禮貌而已。(所以,我幾乎不會去開啟什麼話題,或者過問別人的私事。)
就連寫部落格,我也從來沒有主動去宣傳過,只是來過的人,到了教室與我相認,這樣簡單而已。

好吧!
妮媽會這樣誤會,當然是我那位「(曾在)我(畢業)的小學(任教的)老師」大力「宣傳」的結果.......

很有趣的是,我的確會在舞藝的教室碰到她,但我卻不是跟著她去舞藝上課;此外,我也不是每天去舞藝上課,我現在只去周一與周四。但因為不想讓她認為我是跟著她,所以我現在,偶爾遇到搭同一班火車,我遠遠在車廂裡看到她,我就會儘可能地避開,車到了台北,我會故意磨蹭最後才下車,因為要讓她先走,等到她消失在手扶梯的頂端,我才開始上樓,就算我已經快要來不及換衣服了,我也會這樣做。

我一度很懷疑,為什麼她喜歡用我來做為她的話題呢?
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、第二次......我聽到她跟別人說關於我的事,在舞藝的事了。

好吧!
我們只能這樣理解:她跟我的阿姑一樣,是長輩,是喜歡說話的長輩。
所以儘管我心裡多麼地不舒服,我還是畢恭畢敬地打招呼。

我跟她唯一的交集,就是舞藝。
而我在舞藝,是為了學習。

芭蕾的學習中,應該是自己與老師才有必然的相關。
也就是說:她與我的學習之間,並沒有任何關係。

如果是因為我與她認識,所以可以畫出一個人際圈,而我的學習必須成為她的話題,我絕對可以理解。
但我相信她與別人所談論到關於我的,絕對不是我多麼努力,絕對不是我有沒有進步,也絕對不會是我是多麼用功地充實自己在芭蕾方面的知識。

這是讓我非常不解,也覺得痛心的。

舞蹈是如此寬廣,而人心是如此狹隘!

嘴巴是長在別人身上,我們管不了人家要說什麼,但是耳朵長在我的身上,我可以選擇充耳不聞。

但是,別忘了,我也有嘴巴!
雖然我現在只用我的嘴巴來吃東西,親小朋友,還有在看老師示範或聽老師講解時,不自主地無意識張大,還可能流下口水......



註一:這句話的典故是「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五十如同金錢豹!」,而「鞭長莫及」在此文中,乃為引申借代用法,所以是十八禁的淫穢用語,小朋友們請千萬不要學!
此外,文中的那句話,大嬸真的是在開玩笑~_~"

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

關於~瑞穗老師

這篇筆記的題目訂得不太好。

因為我跟瑞穗老師的課還不是太久,對瑞穗老師的瞭解也不是很夠。
我總是匆匆忙忙地趕去上課,下了課又匆匆忙忙地離開,我想,我跟瑞穗老師說的最多的話,應該是「老師早~(拉長尾音)」以及「老師再見」。

可是,我很想記一記跟瑞穗老師在這段日子的相處裡,讓我很有啟發的一些感想。

瑞穗老師曾經對我說:家裡的事是最重要的!處理好家裡的事,才來想跳舞的事。
而老師在說這些話時的認真神情,我想我一輩子也忘不掉。

所以,儘管我看起來好像上很多課,排定的課表,總是風雨無阻地不缺席,但我其實都是以家裡的事為先,配合小朋友的行事曆來排課表,犧牲掉休息的時間來寫「功課」;家裡有事,就請假,家裡人能幫忙,再找機會去補課。

每次去補課,老師都會開玩笑地說:「妳又拋家棄女唷?!」
我就會小小緊張地趕快跟老師報告:「我有請媽媽(有時候是老公)幫我顧小朋友啦!」,就是因為我知道瑞穗老師非常看重家庭,她不會希望我們為了上她的課,而把家裡的事丟在一旁不理。

前晚去補課,聽到老師的一段談話。
老師說:有很多初學者,會覺得老師的課很難跟!(真的!我跟開始學沒多久時,上過一次入門課,然後,就嚇得很久都不敢上老師的課。)而很多的初學者剛剛開始跟她的課,一定都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?因為她們對自己的身體還沒有意識。

老師還說:有很多要求,她都會不厭其煩地在課堂上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說,因為有很多人可能在老師說第一遍時沒有聽懂,說第二遍時也還是不懂,一直到老師可能說到第12次才聽懂,但是,這個人懂了,老師不可能就不說了,她還是得說,因為可能別的人,到老師說第14次時才聽懂。(不誇張!老師在說這些話的時候,我跟慧玲學姐一直點頭,呃~應該是,一直拼命的用力點頭。)

老師還說:很多人一開始學芭蕾,都不曉得芭蕾是那種妳越學就發現它越深,一直學一直學就發現它好像是怎麼也學不完的。(是滴~我們的確又在旁邊不斷地點頭呀!)

以我自己來說好了。
一開始,我完全記不清組合;然後,我進步到可以記得起組合了;再然後,我開始懂得要聽音樂;接著,我發現我的動作有很多問題,所以我理解到動作應該是有質感的;再接著,我發現自己的動作只有形,沒有實,也就是說,我並不是用正確的肌肉在做動作;最後,我發現我最基本的都做不好或者做不到,於是我開始找最基本的東西,回頭去從最基本的開始練。
每次上課,每一個動作,我都不止用身體在做,同時工作的,有我的大腦,我的神經,我的感覺,我的心,試圖找出不足的,努力糾正錯誤的,尋求正確的記憶,並希望做到足做到完整。
然後,我發現這真是個無底深淵呀!(前面的筆記寫過了,這裡就不贅言了。)

瑞穗老師很會鼓勵學生,這是我很佩服的!

鼓勵,其實是很困難的事!
老師必須對學生有一定的瞭解,知道在什麼樣的情況下,在哪個時間點,給出這個鼓勵,才會達到最好的效果;而不同的學生,鼓勵的方式更不盡相同!

瑞穗老師知道我對自己總是要求很多所以常對自己很不滿意,老師也知道我很容易因為努力了卻還做不好而沮喪,所以老師總是會適時給我一些鼓勵,譬如說:上課時直接喊妳的名字跟妳說(做得)很好,或者喊妳的名字說好極了。

前段時間,因為發現自己有很多根本的問題沒有辦法馬上改過來,所以沮喪得不得了。
雖然我還是一樣開開心心地去上課,不可否認的,我心裡的確是悶悶地很有挫折感。
瑞穗老師在那唯一的一堂硬鞋專卡課下課時,找了機會跟我說:老師覺得我跟她課的這段時間裡進步很多!(噢~我幹嘛寫到這裡的時候很想哭咧~唉~)

老師告訴我:我有進步!
那是我一直很期盼聽到的。
我不是個貪心的人,也懂得進步是必須日積月累的累積起來的。
但妳有時候就是會懷疑,妳一直努力的,是對的還是錯的?
如果是對的,就會是進步;而錯的,則會帶來退步。
對一個學生來說,至少像我目前這樣程度的學生,是很難判斷什麼是對?什麼是錯?所以非常需要老師適時地給予意見。

這兩周,我的身體狀況不是很理想,所以我覺得我在每堂課上的表現都不好─這裡所說的表現不好,不是說要表現給誰看,而是自己操控自己身體的能力不佳,所以身體所配合及表現出來的,與自己所期望或要求的,相去甚遠的意思!(啊~我真恨八婆呀!為什麼連一句簡單的話,都得解釋得這麼清楚,才不會再被別人亂去引申成別的意思呢?!)

當我自己表現不好時,我會開始變得有點急迫及慌張(沒錯!強迫症又發作了!),我會更急切地想去上課,期盼著更多的訓練,讓自己的身體盡快能「聽話」。

前晚來補課,我很誠實地告訴老師說:如果兩堂課中間隔太久,就會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,感覺很容易就不見了。
老師像是理解地告訴我:真的有事,就不要急著來。
老師還安慰地說,她覺得我的turn out很夠,甚至我的條件比她還要好,所以,(一次兩次缺席)不會差那麼多啦!
(一開始,我還沒體會老師這樣說的用心,後來回家的火車上,我不斷地回想,才聽懂老師說的意思是:我不必對於偶爾一次兩次無法訓練而感到那麼緊張,而且許多訓練不是一次兩次就能訓練得起來的!不用感到急迫,也不要因此給自己太大壓力!)

我一直很害怕流動。
因為我記不清所有的動作,做不好所有的連接步(延伸閱讀:連接步的重要《淺譯:步伐之間》),更重要的,因為害怕,讓我完全地沒有自信。

而我,其實是一個很沒有自信的人。

2010年04月04日瑞穗老師的芭蕾預備課,是我第一次完全放開地跳流動。
我會記得那個感覺,就像我一直記得,那一次我對自己的balancé感到滿意時,身體的那個感覺。

我喜歡瑞穗老師在給流動的時候,不是只給定點的大動作而已,她連中間的小舞步都會講解得很清楚,因為當妳連這些小舞步都能做好,妳的流動不但會很順,也會給妳的大動作提供一定的動力。
帶著滿足的心情下課,雖然喘得像老牛,雖然後面的pirouette練習我完全沒有體力做了,可是我真的一點也不沮喪了。

在跟老師道再見以前,老師跟我說:「妳今天(流動)做得很好!我發現妳的彈跳進步了!」
我的腦袋暈暈的,就傻呼呼地回答:「是因為我懂的蹲深了!」
老師說:「還有妳很多動作都打開了!」
遲鈍的我還是沒理解過來老師在引導我,更別說察覺到老師希望我體會的是什麼?
老師又說:「妳的身體都打開來做動作了,所以跳也跳得高了,動作也做大來了。」
這會兒,我好像有點瞭解老師問的話是有用意的了,可是老師到底希望我知道什麼?我還是想不通耶!
所以我就說:「因為上一堂課(周四的預備)已經做過了,所以我把組合記起來了!我可以不用再看地上地回想組合中有哪些動作,我可以知道(現在在做的)這個動作完了,下一個甚至下兩個動作是什麼!」
(然後,我突然明白了!因為我記熟了動作!因為我的頭腦完全有信心可以主宰我的身體,所以我有自信了!而當我有了自信,我的身體就可以敞開來試著去跳舞了!)

瑞穗老師微笑地點頭:「所以我常常會讓妳們一套組合做幾堂課呀!」

瑞穗老師就是這樣的老師!

每次聽到瑞穗老師咯咯咯地大笑,我就會忍不住也跟著笑。
連幫學姐調風扇抬頭的高度,聽到「再來~再來~再來~」,也會忍不住莞爾地想起瑞穗老師的「倒車」(不管是側倒的「再來~再來~再來~」,還是後倒的「再來~再來~再來~」,老師都是想讓我們多練腹肌的力量呀!)

啊~我真的很愛瑞穗老師耶!(~_~" 這個大嬸又要表白了......呵呵~)

2010年4月4日 星期日

關於~2010年04月01日上課花絮

一樣的芭蕾入門課,一樣的21位同學。
我不曉得中間是不是有不一樣的面孔,但在我的記憶中,這堂課一排五人排成四排做中間練習,每次都多我一個,已經有一段時間了。

上次在寫【關於~「那個誰」】時,我們已經知道溫老師記得我的名字了。(總算~呼氣~用手指拂去額頭上的汗水~)

在這堂課上,老師可能要複習他的記憶,所以在給Battement frappé的時候,老師一開口就已經很慣性地說:「很簡單!」(放心!我們不會相信的!~_~"),然後突然冒出了一句:「TiFFanY最怕的來了!」

好吧!我承認我第一遍沒聽清楚,所以我先是愣了一下,抗拒著不願意相信我好像聽到這樣的句子,就在我很不想去確認的時候,我好像聽到老師又說了一次,頭還往我站的方向偏了一下,從鏡子裡可以看到老師好像還在偷笑......

在學芭蕾的這段日子裡,丟臉的事我真的做得多了,因為神經大條的緣故,我鬧了一個又一個的笑話。

但那個時候,我真的笑不出來耶......
T___T

因為當時的我,真的糗得只有一個想法,而那是電影《英雄本色》裡的一個片段
video
(阿sir-廣東話中男教師也可如此稱呼,我一向知道您的槍法很準,可以代表國家去參加奧運射擊比賽,您乾脆一槍打死我算了呀....xd)


不可否認的,這堂課是非常棒的一堂課。
老師講解了很多的重點,也特別要求了很多細節,讓我一度有回到許久以前周一的夢幻芭蕾入門課的感覺。

流動的音樂超讚!(謝謝溫老師的好心告知!)
出自《三顆貓餅乾》專輯中的《Silent love 微笑的弧度》
製作人:何真真
製作群:作曲/編曲:何真真|鋼琴:何真真|豎笛:朱玫玲|吉他:董運昌|手風琴:王雁盟
發行日期:2004/04/26
(可在唱片公司的網站上試聽)

我曾經不曉得在臉書還是以前的部落格中寫過,我還蠻期待有朝一日可以聽得到有弦樂的芭蕾課堂音樂。(就是鋼琴以外的芭蕾課堂音樂,但是比起瑞穗老師課堂上給過小喇叭之外,這首音樂倒是沒有驚嚇感。)所以,這算是我美夢成真的一堂課!

至於令人害怕的Battement frappé......

我想,老師應該是從部落格裡知道的吧?!
而雖然我很懶得更新,但那些應該是很久以前寫過的文字了。

這也就是說:我不怕Battement frappé(義大利式,要擦地的,溫老師說,這是在訓練腳掌到腳尖那段的能力)已經很久了!因為,我現在怕的,可多著了咧!!!!!

我很怕pirouette、很怕fouetté en tourant,很怕扶把做任何的轉圈、很怕扶把做grand rond de jambe en l'air(主力腿踮立)、很怕離把做rond de jambe en l'air,我也怕temp de pȇche+failli......,直到現在,我還是很怕離把做grand plié。

為什麼我在寫到「我不怕Battement frappé已經很久了!」的同時,我的腦海中浮現了狄龍在說以下影片中那句話時,悲苦的神情......

video
(相信我,我真的很想把字幕改成:「阿sir!我不怕Battement frappé已經很久了!」......)

對!我不怕Battement frappé已經很久了!!!!!
比起Battement frappé,我更怕petit battement sur le cou-de-pied好嗎?
因為我總覺得我好像得了帕金森氏症的患者,動作腿完全不受控制地在我的主力腿腳踝僵硬且無規律地抖動呀......



延伸閱讀:【我現在要開始催眠妳們.......】

我知道我很賤啦!

遠方的親戚昨天晚上來我家(呃~我是說我爸媽家)吃飯。

她是個很喜歡打探每家人私事的人,而且很喜歡把這家的事搬到那家去說,但說出來的,卻是加了她很多主觀見解且極富想像力的潤飾,我不曉得那些距離真正的事實有多遠了,但如果變成了另外一件事,我會一點也不出奇。

我很討厭她,真的。
可是,因為她是長輩,而我媽從小就教我要尊重長輩,所以我表面上永遠對她熱情且畢恭畢敬。

餐桌上,我儘可能地安靜。
表面上是大人說話,小孩子沒有插嘴的餘地,事實上,我一點也不想給她任何機會關心我的任何事,然後再讓我成為她在別人面前的話題之一;當然,必須承認的,我安靜的原因之一,是我對於必須跟她同桌吃飯,感到小小的生氣。

可是,昨天不是我的天。

她還是注意到我了......
「妳們家老盧什麼時候回來?」
「妳們家老盧現在在幹嘛?」
「妳們家老盧有沒有常打電話回來?」
「妳們家老盧長期待在大陸,妳不擔心嗎?大陸的女人都很厲害!」
.
.
.
不拉
.
.
.
不拉
.
.
.

我很清楚這世界上的人,大部份對夫妻間的相敬如賓、相親相愛沒有興趣,她們更喜歡聽到其中一個人有外遇,或者因為個性不合等等種種原因而感情疏離,最好再加上一些婆媳問題等等的第三方衝突,這樣的故事才會有爆點且可以無限延伸。

套一句專業術語:這樣才有新聞價值,有傳播的必要。

我明白她不是真心關切我們夫妻的狀況,她只是很期盼從我的隻字片語裡,抓到一絲一毫的線索,呃~我是說,我們夫妻間有問題的八卦。

我一直很懷疑她這樣喜歡傳播別人的故事,是什麼原因?
是因為要表現得她無所不知、消息靈通,因而得到別人的尊敬?(我不確定會不會有人像我這樣鄙視?)
是因為她不想成為傳聞的主角,所以她用很多別人的傳聞,還掩蓋掉別人對她(很可能是很戲劇化或者很失敗的)人生的注意?
是因為她無法從那些一天有好幾台不斷重播的韓劇滿足她的偏執,她相信劇裡面的所有情況,應該是無時無刻都在發生的,而她絕不能錯過這樣的發生時刻?
.
.
.
.
.
.

真的,我真的曾經很誠心誠意地幫她想過很多理由,可是,我發現那是非常無聊的事,所以我決定不必替她開罪。

話說回來。

在面對昨天那堆問題時,我只是很輕描淡寫地回答......
「他剛回來過,前兩個禮拜。」
「現在?噢~這個時間,應該在吃飯吧?」
「電話費很貴,幹嘛要常打?(阿姑~妳不曉得現在有網路了嗎?!)」
「大陸女人很厲害,所以我沒娶大陸女人呀!(然後突然想到:對厚~她聽不懂我說話的方式!趕快改口)擔心也沒有用吧?」
.
.
.
.
.
.

我很清楚這些回答,會讓她有多少想像的空間。
她帶著很戲劇性的悲憐神情看著我,好像我剛被大陸的二奶三奶四奶......海K完,頭髮被扯掉、衣服被撕破那般。

我回看著她,儘量讓我的眼睛清淡,不讓她讀出我內心的嘲笑......

誠如我說的:我一直覺得人是有層次的。
她不會懂得我對婚姻的看法,她不會懂我對人際關係的瞭解,她也不會懂我的放手,是因為我已經懂得「是我的,就會是我的」的道理.......
所以我用著戲謔自己的語言,對她表示不滿與抗議。

就像我曾用這樣的方式跟某個人說過的話,被對方錯誤的理解後傳播,最後傳回我的耳朵時,我會很高興(雖然也會生氣),因為我除了聽到很好的笑話外,在另一方面,我也證明了自己沒有看錯人。

因為,我很賤!

不用期盼我會因為妳之前的一些言語的暴力而感到受傷,也不要誤會我的隻字不提是我的屈服。
沒錯!
我曉得妳知道我的熱情與禮貌是裝出來的,但我一點也不會有任何做作的感覺,因為我從小就接受了這樣的教育。

相反的,我會更加努力地,讓自己更好,在教室裡。
因為,我知道:妒嫉是最好的報復。
(別人對妳產生妒嫉時,妳就已經把別人加諸於妳的不堪,完全地、整個地還給她了!)


雖然我沒有養貓,雖然哲學會讓我頭痛,雖然我不記得我多久沒有讀俄國文學,但我的確收到了《安娜‧卡列尼娜》及那張向我的貓致敬的卡片。

我應該愚蠢地用橘色原子筆寫謝卡的,但我選擇了別的方式。

當我看到妳妒嫉而失去理智,做了不智的行為時,我還是必須憐憫妳.......
所以,我還是會在下次、下次、再下次...的每一次,看到妳時,主動給妳熱情的微笑,並且喊妳的名字;離開的時候,也會熱情地跟妳打招呼,說再見。

沒錯!因為,我很賤!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